In講座  

『國片IN起來電影論壇』講座,主持人黃子佼,講師共六位,分別是《大尾鱸鰻》監製朱延平、《港都》導演周守訓、《陣頭》導演馮凱、《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導演華天灝、《痞子英雄:電影版首部曲》監製陳鴻元及《天后之戰》監製張心望。這樣的組合夠大咖了吧?

口才流利至極的名監製張心望說其實「片商」某種程度上來說真的就是「騙商」,一開場就提到了一個挺有趣的案例。他說當初他們買到《天際浩劫》這部片子的時候,看了一下簡介,心想真是挖到寶了,認為這大概會是《ID4星際終結者》這種類型的商業大片,於是隨即開始砸大錢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

待電影正式上映的前七天,美國正式把電影的試映帶給寄來,播映前的導演介紹短片,導演Brothers Strause說他們拍這部片共花了一千萬美金,張心望頓時覺得有點不太對勁。放映的途中,有同仁發話了:「所以,這次寄來的是初剪版本嗎?」。

沒辦法,宣傳不能停,張心望為了考量口碑問題,緊急取消了試映會,即使是首映會,媒體朋友都得要花錢才能進場。結果,雖然口碑大爛 ,CatchPlay仍然在48小時回本。經過這次事件,張心望在戲院發行任何電影前,都要求得先拿到劇本,因為他深深感受到幹電影業這行:Content Is King。

朱延平導演也提到了他之前拍《大尾鱸鰻》的小秘辛,其實當初第一位找來的導演是北村豐晴,只是豬哥亮顯然不太認為一個日本人能夠拍出這樣本土味的故事,於是全程說台語,不願意跟他溝通,北村對朱延平說:「我覺得豬哥亮不太喜歡我!」。後來朱導找來了張時霖,張時霖說他最近正在跟黃立成橋一部片子,但是資金沒到位,可能也不見得能拍成,沒想到黃立成一看到人就要被挖走了,立馬宣布開拍,朱導居然間接成為了《變身》的幕後推手。接著找了葉天倫及葉丹青兄妹,仍然沒有好的結果。最後,邱瓈寬對苦惱的朱延平說:「哎啊!讓我來啦!」

除此之外,朱導演還提了一些挺有趣的論點,他認為預告片決定了一部電影賣座與否,是電影真正的命脈,這個說法也得到了在席講師們的齊聲贊同,他也歎息目前在台灣,顯然還沒有相關專業的技術,在對岸,可是有公司專門承包預告片的呢。

針對學生提出的兩岸電影問題,他認為,大陸不能拍時裝劇,因為他們一講京片子整個感覺就全完了,那麼土,怎麼談戀愛?(坐我前面兩位的正巧是一群陸生)還是得靠我們台灣腔才管用,《流星花園》那幾位個個國語那麼爛,還不是能在大陸掀起風潮。而像我們台灣就完全不能拍古裝劇,因為光是在服裝還是美術設計,各項技術就都遠不如對岸,例如《花漾》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說到這裡,黃子佼冷不防的說:「那馮凱導演拍的《飛龍在天》如何?」

朱導演尷尬地對馮導演笑說:「那是很不錯的..!」

馮導演事後也不甘示弱,在一次談話中,他說道:「..像是《大尾鱸鰻》的觀影人次有一百萬,我的《陣頭》有一百一十萬。」哄堂大笑。

在現場觀眾的提問時間,我舉手提了一個自認有點有意思的問題,也就是把前一天蔡明亮導演說的話拿來問問馮凱導演,我說:「最近幾年,大家都說國片復甦了,但是昨天我去聽了蔡明亮蔡導演的講座(才說到這裡,幾位講師即刻露出不以為然的無奈笑,觀眾也騷動四起),他認為國片走回了三十年前的路,以數字衡量一切,所以國片其實並沒有復興。想請問馮導演,您對於蔡導演的說法有什麼看法,國片真的復興了嗎?」

馮導演對於我請他回答這個問題,露出相當困窘的表情,他說:「摁......其實我跟蔡明亮導演不太熟。」全場大笑。正當我擔心他會選擇語帶保留的敷衍帶過時,馮導演還是表達了他的立場,他說:「我不認同蔡導演的說法。任何人拍電影不就是想要讓別人看到嗎?我相信蔡導也是想要讓更多人知道他的電影啊!最起碼,現在的電影工作者比起先前的環境至少是有飯吃的,國片其實真的已經很不錯了啦。」

黃子佼緊接著說:「對啊!馮導賣的票房比蔡明亮導演多,但是蔡導演拿過的獎也絕對比馮導多更多啊!獎座的數目也是數字啊!還不是都得用數字衡量啊!」

接著,最令我震撼的一刻來臨了。名監製陳鴻元拿起了麥克風接續回答我的問題,其實先前我根本不曉得這號人物,看到現場的幾位講師個個對他敬畏三分,稱他為「wolf哥」,才感覺此人似乎真的是來頭不小。該怎麼形容這個人呢?真的人如其名,是一個就像狼一樣的男人。

陳鴻元劈頭就不客氣地說:「問題是在於國片是否要走向電影產業化,如果有人願意提供他錢,蔡導可以繼續拍他的那種電影,我們的商業電影也一樣賺我們的錢。我認為蔡明亮導演說國片在走回頭路這個說法是很危險的,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不曉得為什麼,聽完他的一席話覺得有些大快人心。

黃子佼隨即緩頰說:「對啊!蔡導演可以繼續拍他的電影,像我們的朱延平導演就沒辦法進羅浮宮拍戲啊!蔡導演就可以啊!」

跨足拍電影的前立法委員周守訓在講座結束前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給我們:「文化創意產業,究竟是文化還是產業。」這個問題,引人深思。要不是他丟了這個深度問題出來,我還真的為他今天的處境感到有點尷尬,他說每個人都可以向他一樣,有心就能拍電影,只是畢竟隔行如隔山,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周守訓的社會地位啊...。朱延平說電視劇導演轉行拍電影是最合適的,因為他們最懂觀眾的口味,例如馮凱導演。那立法委員跑去拍電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咧?(黃子佼口頭禪:「讓我們請電影素人周守訓來回答這個問題!」)

整體而言,非常有收穫的講座,以上分享的內容也大概只算上全場演講的百分之十而已。我其實從《功夫灌籃》開始就對朱延平導演相當沒有好感,只是昨天聽到他講了一些觀點,我感覺到他確實是一位真的有在為國片盡心力的人,實在對他有些改觀,幾次來賓之間的互動,都可以感受到他確實有台灣影壇大佬的風範,與其說他拍的電影「俗」,不如說他是選擇「俗」,因為他知道觀眾要的是什麼,要怎樣才能賺到錢,就像我前天對蔡導演下的註解一樣:他同樣是一個看透了整個世界,但是選擇活在自己世界的男人。

最後,想請問聞天祥老師,能不能請我們妙語如珠的世新學長黃子佼去主持今年金馬獎呢?果然藝術和商業的調性真是有差,前一天蔡導演的演講,全場無論從燈光到聞老師跟蔡導演的步調,簡直如同在聖壇佈道般神聖而不可侵犯。這回的『國片IN起來電影論壇』講座,靠著綜藝出身的黃子佼來主持,葷暈不忌的玩笑,講師們出乎意料的直言不諱,過癮極了。

不過呢,其實兩種型態我都同樣喜歡。

備註:

會後我去找親切的馮凱導演合照時,親耳聽到有某校的一群僑外實習生以相當不禮貌的方式跟導演討實習。馮導演這種層級地位的人哪會為你們接洽安排實習啊?其實導演已經很委婉的請你們去上網找相關的資訊了,何必還要繼續咄咄逼人呢?我只能說自重者,人恆重之。

另外,我向馮導演提出的問題被平面媒體刊出來了,說沒有想要臭屁一下是騙人的。

引述:「在場學生聽眾提及蔡明亮近期受訪表示,國片又回到2、30年前看票房數字在說話的情形,並非復興而是走回頭路,馮凱也認為不見得這樣看,因為國片工作人員曾一個個沒有機會、被迫轉行,現在工作變多,酬勞也提升,這就是復興的景象。」

全文網址: 時裝片受歡迎 朱延平:國片登陸好時機 | 電影世界 | 娛樂追星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ENTERTAINMENT/ENT3/7846357.sht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汪達翁 的頭像
汪達翁

無影無蹤。翁煌德

汪達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