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2  

 

勺子,在新疆普通話又有「傻子」之意。因此《一個勺子》講述的是一個「傻子」的故事,只是這部片看下來,劇中出現的勺子似乎不只一人。

 

 

《一個勺子》是中國大腕演員陳建斌轉任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在本屆金馬獎的入圍名單公佈之前,大家只知道他老兄有可能會靠著《軍中樂園》(2014)競逐影帝或者最佳男配角,誰也沒想到他真的入圍了最佳男主角,但卻不是靠著《軍中樂園》,而是大家聽也沒聽過的《一個勺子》。不只如此,除了該片獲最佳劇情片提名之外,陳建斌還一口氣入圍了最佳新導演和最佳改編劇本獎。加上《軍中樂園》的最佳男配角提名,光他一個人就有機會上台領獎四次。

一夕竄紅的《一個勺子》瞬間引起了電影圈極大的討論,看看去年新加坡新銳導演陳哲藝的例子,當初他憑著處女作《爸媽不在家》(2013)囊括了最佳新導演和最佳劇情片兩項獎,難說品味獨特的金馬獎今年不會再有驚人之舉。

作為五部入圍作品中唯一的黑色喜劇電影,《一個勺子》確是有突出之處的,我直接聯想的是路學長導演執導的《卡拉是條狗》(2003),該片描述禁狗令在一個平民家庭中掀起的波瀾,劇情也有小小相似之處。

卡拉就與勺子一樣,都是這部電影的重要存在,但如同《卡拉是條狗》並非討論人狗感情,《一個勺子》也當然不單只是平板的檢討失蹤人口或詐騙集團的問題。

我認為《一個勺子》更多時候檢討了當今世代價值觀的扭曲。其實劇中的村長早就為這個故事下了個很好的註解,他說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也如同後來李老三所言:「現在誰不知道?說誰老實,說誰是好人,就是說他是個勺子。」

類似的例子在一些社會案件中也屢見不鮮。現在一個人若在大陸被車給撞了,路人多半紛紛走避,媒體多半譴責路人無良。但殊不知這些人走避並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同情心,而是因為太多時候,善心去攙扶的人常反被陷為肇事者,熱心助人卻無好報,反被惡徒敲詐一筆。就因為利用善心人同情心理的惡行多如牛毛,現今的中國人才會如此篤信「善人是勺子」這樣一個本末倒置的價值觀。

 

 

除了故事本身出彩,演員群戲發揮亦相當出色。導演陳建斌找來了他現實上真正的老婆蔣勤勤來扮演妻子金枝子一角,也難怪兩人的互動會是如此真摯自然了。身兼男主角的陳建斌這回也放下了過去詮釋帝王的霸氣,轉演凡夫俗子,也確有突破,但在強敵環伺之下,這屆金馬獎恐怕難以突圍。而王學兵的演出確是精彩,但層次性總覺得低了一些,但這是受限於角色,而非演員之責。

《一個勺子》改編自河北作家胡學文的小說作品《奔跑的月光》。陳建斌之所以選用了這個有點像是魯迅寓言的故事來改編搬上大銀幕,除了故事肯定切合了陳導演的理念,大概也是看上這個故事小,成本肯定不高,作為初執導演筒的新手,上手不難。只是首次出鞘居然就力退導演界的大前輩陳可辛和張藝謀的人,想必他大概也是始料未及。

 

 

 

下文有劇透,請慎入:

 

 

 

 

photo_750b8f4c255d01258cfadbbe447e172e


牧羊人「拉條子」(有新疆拉麵之意)某天好心的對一個無名街友「勺子」施了一個包子,此人從此鍥而不捨的跟在他後頭。拉條子起初只是威嚇他幾句,後來煩了,採用暴力驅趕法,但這個不解人言的勺子依然無動於衷,只管繼續跟著拉條子走,還跟他跟回家裡頭去了。

拉條子原先氣憤的想驅走它,但後來看到天氣極為寒冷,怕勺子冷死,一時動了善心,跟老婆商量後決定將拉條子帶回家放在羊圈裡頭過夜。數夜過去,拉條子一家反而跟這個勺子產生了若有似無的家庭情誼感情,勺子還管拉條子的老婆金枝子叫媽。這反倒讓兒子因為犯罪入獄的這對夫妻倆產生了一種安慰。

同時,拉條子也像鍥而不捨的勺子一樣,每天跟在一個名為李大頭的男子後頭跑。這個李大頭曾經允諾救子心切的拉條子可以靠關係替他的愛子減免刑期,只是收了一筆錢之後,卻無聲無息,因此拉條子決心將錢索回。照拉條子的邏輯,既然砸錢無效,不如就看能不能將錢拿回來,能拿回多少算多少。

李大頭東扯西扯,說自己這一生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給拉條子認識了,也說這些錢恐怕有去無回,要拉條子別抱持希望。

好心的拉條子替勺子去向村長、警察奔走失利後,回家幫勺子剔髮淨身,還帶他去照相館照了個相,大街上貼上了失物(人)招領,也特地交代李大頭幫忙留意。沒多久的一個黑夜,李大頭開了車載來一個來路不明的男子,此人聲稱自己是勺子的家人,便塞了錢給拉條子,答了謝便急著將勺子帶走。

夫妻倆還以為自己做了一件美事,但拉條子仍在為收了酬金感到良心不安,心想如果給他家人知道自己讓勺子睡羊圈,哪還像話?

 

 

隔了幾天,一對蒙面男女跑來聲稱自己才是勺子的家人,要拉條子將人交出,語帶恐嚇,不斷威脅如果事情沒有個交代,肯定會將事情鬧上法庭。在得知拉條子收了錢之後,還憤而指控他販賣人口,邊臉不紅氣不喘的將勺子當初收下的錢奪走。

拉條子連忙回去向李大頭求援,但是李大頭只說他不清楚勺子何去何從,說他當初把放了便把車子駛走,一切不知。煩惱的拉條子不但不懷疑自己遭到詐騙,還籌了一大筆錢給蒙面男女,希望息事寧人。但沒過多久又有一對戴著全罩式安全帽的兩個男子聲稱自己是勺子的家人,一來也是大罵了拉條子一遍,說是會再來找麻煩。

拉條子為了逃避這些「冤家」,先是出門貼上了「尋人啟事」,回家熄燈閉戶,寒冬天爐火也不開,為此也跟妻子發生激烈爭吵。此時傳來消息,拉條子的兒子真獲得了減刑,不過單純的拉條子還在執著的想著究竟為什麼會有人想誘拐勺子,他將隨身帶在身上照料的小羔羊給煮成了羊肉爐,但並不是為了要向愛妻道歉,而是煮給了友人李老三吃,目的是想要得到一個問題的答覆:「為什麼會有人想拐勺子?」李老三不知道。

拉條子再度追著李大頭的車跑,李大頭被拉條子逼煩了,逃也似的駛走,但拉條子以宛如頂尖馬拉松選手的超強耐力緊追在後,逼到李大頭也不得不舉手投降。拉條子說:「這次來找你,真的不是為了錢,只想問為什麼會有人想要拐一個勺子?」李大頭氣急敗壞的稱自己如果真的知道答案,早就功成名就了。

拉條子一句話說得不對,讓李大頭被誤會是他要貪錢,李大頭氣得拿出大把鈔票,整整五萬塊錢,塞給拉條子,說自己其實真的不屑這些錢。拉條子不斷推拒,最後仍然「被迫」收下了大把錢財。李大頭說:「你真是一個勺子!你真要知道答案,便去當勺子去不就得了。」

李大頭的車駛走了,小腦袋仍然渾沌不清的拉條子拿出了勺子之前遺留的罩鏡就往頭上戴,往回頭走著走著,一大群小朋友看了拉條子這樣狼狽的德性,興奮的拿起石頭往他身上扔,喊著:「勺子!勺子!」

 

 photo_36b8c767385c62269bf081caace6b1c1  

 

勺子,勺子,究竟誰才是真勺子?

 

拉條子和金枝子都管「街友勺子」叫勺子,在勺子面前得意的拉條子,回頭被當成勺子挨了村長數落了一頓,拉條子回頭遷怒打勺子一頓。

勺子一直不斷跟著他到處跑,另一邊,拉條子也一樣跟著李大頭緊緊不放,而李大頭只把拉條子當作一個勺子而已。

拉條子單純的想說一旦把勺子趕出去久就得了,妻子金枝子認為拉條子就是個勺子,她說:「萬一這個勺子晚上越了牆進來睡,凍死了,我們要怎麼跟警察交代?」但金枝子也沒機靈到哪去,在勺子剃了髮之後,她提了議說要送勺子進去監獄跟自己的親身兒子交換,因為兩人長得也像。拉條子想著:「我老婆真是一個勺子!」

先是一對男女,後是一對兄弟,光天白日「蒙面」來向拉條子聲稱勺子是自己的家人,這伙人根本是一幫勺子歹徒。但是拉條子和金枝子更是勺子中的大勺子,他們居然還砸錢想要圓事,完全中了歹徒的計。李大頭聽聞了拉條子的窘境後只說:「拉條子,你真是一個勺子!」

村長從警察那邊得知片面資訊,說是拉條子向人索了一大筆錢,把勺子賣了,他跑來數落了拉條子一頓,譏諷他貪財。村長說:「誰把別人當作勺子,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勺子!」村長不再認為拉條子是勺子,但他認為自己被當作了勺子,所以他罵拉條子是個勺子,也拐個彎罵自己像個勺子。

依據村長的這個理論,這部電影的所有人,無一不是勺子,各位看倌,您若在心中也對劇中人下了個價值判斷,其實您也是個勺子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汪達翁 的頭像
汪達翁

無影無蹤。翁煌德

汪達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