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1280x659.jpg

改編自古谷實漫畫的同名電影《白晝之雨》(2016),明明跟《屍速列車》(2016)沒丁點淵源,但是看見影片收尾的路數,卻忽然拉在一塊兒想了。只是看似更無害的《白晝》,卻比《屍速》的血味更濃個兩倍之多。
本片是擺明混雜各風格,將八竿子扯不上邊的人湊在一起。若要舉例,我會說這是各占一半的《苦役列車》(2012)和《凶惡》(2013)。具體說,就是大森立嗣的《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2013)那般,既令人會心一笑又令人噁心嘔吐。

故事的主人翁是清潔工岡田(濱田岳 飾),他的前輩安藤(室剛 飾)暗戀起可愛的咖啡店女侍由佳(佐津川愛美 飾),但由佳卻反過來喜歡上岡田。兩個長相平庸的魯蛇與仙女之外,虎視眈眈地盯著由佳不放的變態男森田(森田剛 飾)才是本片的要軸。
四處蹓躂的無業男森田是岡田的高中同學,因為學生時代受霸凌等等的經歷,使之人性泯滅。正因為編導花了大量時間將岡田、安藤和由佳的故事說得那麼生動可愛,後段森田大開殺戒的行徑,才顯得令人愈發驚恐。
談論校園霸凌已是老生常談,日本影壇尤然,從《告白》(2010)至《所羅門的偽證前/後篇》(2015)都從校園端議論在暴力處境下,學生如何自處,如何反抗(或報復)。至於《白晝之雨》所選擇的,則是霸凌已成事實,從社會端來看待這群霸凌者與被霸凌者的關係。
但正所謂強弱又始終是相對的,角色也能互換。森田一方面舉刀姦殺比他弱勢的妙齡女子,只不過該女子經過他身邊時低聲羞辱了他兩句。世俗所言的「正常人」對社會邊緣人的高低關係,隨著森田的暴力狹持,頓時化為男女力氣強弱的單純比拚。
但另一方面,昨天才殘暴殺人的森田,轉眼卻在遇上混混打劫時,淪為待宰的羔羊,無能還手。在此時檢視,究竟是森田無差別殺人的行為可恨,還是暴力搶劫森田的流氓可惡?編導乃是藉此提醒我們暴力的循環性。
反觀,幸運的岡田從不是壞學生霸凌的對象,但為了自保,他也被迫成為共犯。與女友做愛的那一晚,他將性器插入女友體內來去之時,導演吉田惠輔竟安排森田將刀器捅入女子體內的畫面進行交叉對照,原能賞心悅目的「性」福場景在此被賦予了新意,試圖強調的是兩個好友的境遇不啻天淵。
最後一場高潮戲,森田駕車狹持了岡田,不避諱輾過傷者的頭,卻為閃避一隻小白犬而自毀。森田獨自回到了高中時期,說出了不合時宜的台詞,令人為之動容,偶像出身的森田剛在此的表演已臻化境。一場回憶戲揭開了小白犬的謎底,那是一個屬於殺人犯的玫瑰花蕾(rosebud)。何其動人的反轉收尾。
 
據說日本將本片訂為15歲以下不能收看的「R15」級別,不由得吃了一驚,大嘆果然國情不同,如果台灣有「R20」,這部大概也不可能會落在「R18」。但一方面也深刻覺得台灣觀眾能在院線欣賞此作,真是萬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影無蹤。翁煌德

汪達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