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b000002-2-1024x575.jpg

筆者孤陋寡聞,如果王晶執導的《超級學校霸王》(1993)不算,這是第一次觀賞像《我在快打求旋風》(2016)這般以電競為主題的電影。更有意思的是,雖然對格鬥電玩一竅不通,觀影過程卻一點也不感到乏味。
這部紀錄片穿梭在近年這款《快打旋風》近年重要的幾位玩家梅原大吾、魯夫、百地祐輔、向玉麟(Gamerbee)和賈斯汀王之中,橫跨日本、法國、美國和台灣多地。
梅原大吾和百地祐輔是導演合津貴雄主要聚焦觀察的對象,若用《爆漫王》的例子來比喻,梅原就是新妻惠一兒,而百地就是亞城木夢叶這對雙人組,無論才華還是個性皆然。
如何贏得一場比賽?梅原俯仰即是,他從來都是面無表情地面對戰鬥,且臉上毫無得失心,甚至能一副謙卑地說出「進入八強,無論第幾名我都要捐出獎金,因為贏得獎金已經不是我的目標」這種讓其他玩家無語的言論。
2004年,初出茅廬的梅原大吾,在只剩一滴血的艱苦賽況底下,擋下了前世界冠軍賈斯汀王的絕招連發,共17次攻擊(能抵擋住三次攻擊,已是傳奇),最後反攻取勝,紅遍電競圈。成為職業選手後,梅原更在2010年被金氏世界紀錄認證為「世界上持續贏得獎金期間最長的職業電競玩家」。梅原無疑是一個天才,面無表情的他,既誠懇、謙虛,卻又因為一副看破遊戲塵世的口吻,而顯得狂妄。
dcb000001-1-1024x575.jpg
面對一個這樣的天才對手,百地祐輔雖然也曾榮獲過世界冠軍頭銜,卻從來無法懈怠。靠大量練習及豐富的筆記整理,百地讓自己的地位慢慢爬升到世界級水準,但他卻也迷茫自己究竟能不能真正倚靠電競維生。對於他而言,每一場比賽,都得像是賭身家一樣投入。在片中一場,百地為了訓練女友巧克布蘭卡,連珠炮般強調這款遊戲之於他的重要性,嚴酷的態度,弄得巧克當場淚灑。
導演合津貴雄此刻卻接說了一句:「不過只是一款遊戲嗎?」這是導演唯一在片中少數流露出自己直觀想法的片刻,看似是敗筆之語,但也是點題亮處。
之所以說是敗筆,乃是因為,對於梅原大吾和巧克布蘭卡而言,《快打旋風》等同是他們的職業,尤其對於梅原來說,豈能將之當作一款遊戲那麼簡單?
之所以說之點題,也是因為《快打旋風》的本質,本來也就只是遊戲,最後這款遊戲被演變成風靡全球的職業賽事,八成也是遊戲開發人最初始料未及的。一場遊戲,有必要玩得那麼認真嗎?這是許多觀眾對此的疑慮。
這樣的問題思索,除了點出遊戲是不是該等同奧運項目,真的被當作是那麼一回事之外。也點出一個職業電競玩家,是不是能真的有尊嚴地以職業玩家自居。明顯的例子是魯夫,他即便取得了世界冠軍,也不願結束在廣告公司的任職。原因除了考慮薪資的穩定,也不外乎是希望給父母一個面子。
 
到底玩電玩遊戲能不能被當作一個真正的工作,類似的疑問,早在2001年,曾政承以《世紀帝國2》榮登世界冠軍時,就曾激起社會熱議。「原來玩電玩也能當飯吃」的想法,一時間也鼓勵了不少莘莘學子投身電競領域。但事實證明,能以電玩維生的人終究是少數菁英(當然,在台灣能以寫影評維生的人更少)。
片中,多位玩家也談及了自己與贊助商的關係。但誰也不能像梅原大吾一樣,出書也就算了,還有人以他為題連載漫畫。對於百地而言,生活永遠是一個懸而未決的難題(以上論述,大致似乎也能套用在台灣多數運動員身上)。
《我在快打求旋風》並沒有解決或試圖解決問題,導演稱職地紀錄了電競世界的種種現象,將由觀影者自行辯證。最後,影片停格在百地祐輔與一群電玩同好大笑的瞬間,那是他過去奪冠都沒有過的燦爛笑容。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無影無蹤。翁煌德

汪達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