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zookeeper-s-wife-trailer.jpg

 

開場一遍四海昇平,不必突如其來的砲彈,一段「1939年,夏,波蘭」文字足矣。一種風雨欲來的悲劇氛圍隨之產生,稍後沒多久,納粹德國閃電戰即將進佔波蘭,百姓只能束手就擒。

 

誠如片名所示,《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The Zookeeper's Wife ,2017)的背景是在一座動物園內。不過電影與動物並無直接相關,而是關於一對具有偉大情操的波蘭夫妻,如何涉險窩藏面臨死亡威脅的猶太人。成事關鍵,在於園區底下盤根錯節的地道。然而,這對夫妻檔要面臨的困境的不僅如此。納粹頭子黑克(丹尼爾.布爾 飾)對園長夫人安東妮娜(潔西卡.雀絲坦 飾)的痴戀是本片的副線。綜合來說,本片的題材範圍甚廣,殘酷的大屠殺史實與人性情慾皆占一定分量,乍看頗具史實格局。

 

以《鯨騎士》(Whale Rider ,2002)一舉成名的紐西蘭導演妮琪.卡羅(Niki Caro)向來對女性電影尤其關注,她的上一部代表作是由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主演的《北國性騷擾》(North Country ,2005),該片描述女性礦工不堪遭到男同事性騷擾,勇敢出面提告的一段故事。影片獲得了兩項奧斯卡提名。《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的企圖心明顯更勝前者,畢竟題材是美國主流影獎季的首選──帶有濃濃人道關懷的納粹大屠殺背景之作。不過片商最後選擇了三、四月檔期首映,策略上顯然放棄了主攻奧斯卡。但原因並不費解。

v1.bjsxNTY4MDU1O2o7MTczNDM7MTIwMDsxNjAwOzEwNjU.jpeg

筆者認為,與其細究本片的缺失,不如回頭談論其他同題材電影的成功之處。觀眾不難將園長伉儷的義舉與《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 ,1993)進行連結,只是兩部片最顯著的差別,即在於辛德勒的角色衝突性,這是園長伉儷並不具備的。

 

奧斯卡.辛德勒(Oskar Schindler)本身是一個納粹黨員,但他絕不是一個天生義人。是直到殘酷的屠殺發生,紅衣女孩穿梭在他的眼裡之際,所有觀者才都明白他的良善之心由此而生,其後續冒死營救猶太人的動機也於焉成形。

 

相形之下,園長伉儷自始至終就是一對完人夫婦了。編導從一開場就試圖說服我們他們是多麼善良有耐心(救小象戲碼),當他們面對一個極具風險的決定(窩藏猶太人),也幾乎毫無考慮。如此偉大的情操,世間少有,但也因此,與觀者的生命經驗與觀影經驗都產生衝突。顯然,人性的衝突面不是本片陳列要點,但也連帶犧牲了角色應有的成長曲線。

 

片末,一長串字幕試圖說服我們,電影是真人真事改變,彷彿在告訴觀眾本片只是忠實呈現了史實。然而,筆者嫌這樣的改編,未免太乖、太八股,也懶惰。鋪天蓋地的人性光輝,實在有欠說服力。

1479331814_focusfeatures_zookeeperswife_jessicachastain_danielbruhl_nikicaro_hp9.jpg

另一個問題,也是妮琪.卡羅的硬傷,她對女性角色的塑造一如以往深刻有力,但對男性的觀察,仍顯刻板。如同《北國性騷擾》中一群幾無人性可言的男性礦工與功能性律師一樣,本片理應該佔有勝場的丹尼爾.布爾(Daniel Bruhl),也受限陳腔濫調的角色塑造,將納粹演成納粹,如此而已。

 

《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固然是一部正能量十足,製作品質成熟的歷史大戲,尤其潔西卡.雀絲坦(Jessica Chastain)在兩年之內遊走在截然不同的角色之間,片末她與丹尼爾.布爾的泣戲,尤其令人驚嘆,使人差點忘記她在《攻敵必救》(Miss Sloane ,2016)還是一個六親不認的女強人。不過以上等等條件仍難改寫略顯平庸的電影敘事,殊為遺憾。

 

 

ez訂立即訂票

ezding_logo.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影無蹤。翁煌德

汪達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